您的位置 : 首页> 起源探秘

更新时间:2020-02-18 18:29:59

起源探秘 已完结

起源探秘

作者:端木云鹏 分类:游戏竞技主角:苏怡

  1975年,一次失败的探索行动,在一声爆炸声中宣告失败。   几十年后,我被多年的好友拉着进入了一支研究队伍中,在这一次探索,意外的发现了古代文明的一部分。随着深入的探索,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,人类也许只是某高端生命试验的小白鼠。然而,历史注定不会让人类寂莫,后续的探索发现那个高端生命出现了分歧,而人类趁这个机会,把那个高端生命体封存了起来。   而在探索中,我还发现,我的家族原来一直在守护着一个秘密,一个神与人的战争后留下的不传之密,但这一切,都被打乱了,我慢慢的靠近了秘密的中心。而此时,围绕着这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动力,我们很快的找到机关,再次背上行囊,所有人都是满肚子的心事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我们再次回到了现实中,漆黑的通道以及暂时停止的机关与快速的奔跑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再次走出通道后,我们来到了一下个空间中,我计算了一下,这应该是第六层了,再向上走三层,就应该是这个百眼通天阵的出口。显然,我们离脱险不远了。

这层空间再次回复了简单的格调,那些发光的植物再次出现,而这次,空间的中央位置再次立着一个美女的雕像,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又是一个嫦娥雕像。走近一看才发现,那是一个比嫦娥还要美丽的女人,她又是谁呢?

这一层的雕刻内容明显过于的腐败了一些,那是后羿在失去嫦娥后的灯红酒绿的生活写照,老爷子解释说:在历史上,后羿一直就是一个享乐之人,他把政事都交给了寒浞,而自己却过着享乐的生活。这样看来,失去心爱女人,对后羿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,他靠着这种奢靡的生活来麻痹自己。不知道这个时候月亮上的嫦娥能否监控到后羿的这一变化。

但这层有两幅雕刻让人印象深刻,一幅是女娲送给了后羿一把弓——神弓。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奖励,还是一种讽刺。还有一幅却是在我们即将进入的洞口处,那是后羿在水边与另一个女人的相会,画面上的那个女人,正是那尊雕像,那个比嫦娥还要漂亮的美女。

老爷子指着那个美女说:“这个人,应该是宓妃。”

我说:“宓妃是什么人?”

吴峰连忙补充道:“宓妃,相传是河伯的女人,后羿偶然见到宓妃后就被她吸引,并且给河伯带了个绿帽子。后来河伯震怒,便与后羿进行了一场决斗。”

我笑笑说:“这倒是很符合带绿帽子的性格。那结果怎么样?”

吴峰说:“结果,后羿一箭射中了河伯的眼睛,河伯战败,宓妃被后羿夺走了。”

我“嘿嘿”笑了两声说:“这个河伯也够倒霉的,老婆给带绿帽子说,还被情敌射瞎了眼睛。估计以后也没什么女人会嫁给他了。”

吴峰一摊手说:“这就不得而知了。”然后转身对一边的苏怡说:“来吧,嫦娥妹妹,过来看看你以往的情敌。”

苏怡飞脚向吴峰踹去,但明显吴峰的身手要好得多,向旁边一闪就闪过去了。我就奇怪,她咋就踢我时踢得那么准,闪都闪不开。我没理会一边的追逐战,仔细的观察那个雕刻,找了半天才发现宓妃的眼睛处是个按钮。

几个人整理了背包,按下按钮又飞奔起来。我的这一天啊,都是在飞奔中渡过的。第七层,我心里默默的数着,那种即将脱离险境的冲动,让人的脚步不由的加快了许多。

七层的空间再次缩小了,中间立着一个雕像,有些东西,出现得多了,反而没有什么吸引力了。反正就是那些东西,这个雕像却相对的特别一些,因为它明显是个怪物。

老爷子一冲出通道,一眼就看见那个雕像,然后轻声说了句:“河伯。”

河伯,这可能是神仙中唯一一个戴着绿帽子的神仙。本来身为一个神,被一个凡人带了绿帽子就是挺丢人一个事情,结果与那个凡人打了一架,反而让凡人给弄成了一只眼,这下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不过细细的看一下河伯的长像,我发现,要打败这样一只怪物,后羿同志也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凡人。

我用胳膊肘顶顶文龙,说:“你说,如果你跟这个河伯打上一架,你俩谁能赢?”

文龙瞪我一眼,又看看河伯的雕像,道:“你这条件都不成立,首先来说,这个河伯怎么也是神话中的人物,就算啊,就算他是真人,这么个怪物,你给我把九五,子弹再管够,说不定我能把它突突了。”

老爷子这时接口说:“神话吗?”

吴峰说:“怎么了?老爷子,有什么新的想法?”

老爷子点点头说:“我在想,这个东西既然雕在了这里,也许它就再也不是神话了。”

“老爷子,”文龙有点不相信的道,“这种怪物要真出现了,那可不是说笑的,你看他这样子,这身板,这要是真出现在历史上,估计人类可惨了。”

我也认同文龙的说法,仔细看那个河伯,那明显就是一只成了精的大鱼吗,他的下半身几乎就是一条鱼,上半身才是年青俊美的男人形象,说实在的,河伯同志长得还算得上是个美男子,难怪神话故事中,把他说成是花花公子,就这形象,估计放在现在,走到哪都会成为整容的新风尚。

老爷子说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,但是我们一路走过来所看到的那些神话,都被以现实的状态记录了下来。如果这里面记录的都是真的,那么这个河伯恐怕也是真的。”

吴峰抬头看了看河伯的雕像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:“如果是真的,那就说明,古代的神灵并不是一种神话,而是一种真正的生命体吗?”

老爷子点头说:“其实,有人跟我说起过这些事情,我当时只是当笑话听了,现在看来,说不定他说得都是真的,是我太肤浅了。”

我忙说:“谁啊?”这是我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。

老爷子没有回答,瞧了我一眼,又瞧了瞧吴峰。吴峰若有所悟的说:“不会吧?”

我知道吴峰已经猜到了答案,所以看向他,准备从他那里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。吴峰尴尬的冲我笑笑说:“这个人你认识。”我点点头等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结果他话锋一转说:“等回头见了他,你自己问他吧。”

我去,我这时恨不得直接一砖头拍死这个说一半话的家伙。虽然这个地方确实也捡不起个砖头。

老爷子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说:“行了,走出去后,你跟着我们去见那个人,现在,你和文龙负责找到机关,我们负责把这层的雕刻都照了相。”

我狠着表情指了指吴峰,我看到他冲我坏笑了一下,就随着老爷子去干活去了。我直奔已经计算好的洞口附近,这里有一幅雕刻,正是后羿箭射河伯眼睛的场面,从比例来看,这个河伯比后羿要大很多,至少要大两圈吧,后羿与宓妃并骑在马上,后羿一手执弓,另一只手做放手状,看样子那支箭已经是射出去了。顺着弓的走势看去,果然看见河伯正从上至下的准备给后羿致命的一扑,那只箭正飞向河伯的眼睛,然后我看到了那个机关,河伯的那只眼睛,正是那个按钮。

“找到了。”我大声喊道。没人理我,回头看时,却发现,他们所有的人,正埋头看其中的一幅雕刻。我无奈的走向他们,然后再次高声说了句:“我找到机关了。”

所有人都一动不动,只有苏怡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:“你快过来看下这个。”

我看了一眼雕刻,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被这幅雕刻吸引住了。雕刻的左右两侧,站着两个人,都是人面蛇身,右边那个是个女性,前面已经出现了几次,所以一眼就认出是女娲,左边那个却是个男性。

我看了一眼苏怡,问道:“这个是谁?”

苏怡白了我一眼说:“这都不知道,孤陋寡闻,这是伏羲。”

我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看那幅雕刻,这次,这看到了主体的位置,那里放置的东西,好像不太对。我揉揉眼睛,再次看向那个东西。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:不会吧,河伯是这么产生的吗?

那个东西怎么看都像是科幻片中存在的那种培养生物的器皿,说实在的就像一个大的试管,里面应该是某种液体,因为我看到雕刻师形象的刻画了几组汽泡,河伯就在那个试管的中间位置,有几道管子连接着他的身体。虽然已经成型,但明显这个河伯要小得多,他像一相婴儿一样蜷缩在那里,或许他就是一个婴儿蜷缩在那里。再向旁边看去,在这个器皿旁边,还画着一个同样的器皿,同样的有一个婴儿河伯。我去,我抬眼看了一下整个的构图,这样的器皿不至一个,而且还有分层。仔细数了一下,横排就画了五个这样的东西,向上看,又分出了四层。

“他老婆婆的。”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很大,“这个河伯还是量产型的。”

没有人回答,但我发现前面的老爷子身体明显抖动了起来。他颤着声说:“传说中,上古神明都是由伏羲与女娲制造出来的。这么看来,这个神话也是真的了。”

我指着那个器皿说:“不是,老爷子,这制造的也太他娘的碜人了吧。这简直就是试管婴儿吗。”

老爷子深呼吸了一口气,稳定下自己的情绪说:“你说得对,这就是试管婴儿,他们制造上古神所用的技术,就是试管婴儿。这个雕刻就是证据。”

我说:“但他们制造这么多河伯干什么?统治世界吗?”

老爷子没有回答,他向着下一幅雕刻走去。我们只好木然的随着他走向下一个雕刻。

看到下一个雕刻的时候,我明显的听到苏怡发出了要呕吐的声音。说实在的,我也有点反胃,虽然雕刻上没有颜色,但雕刻师以他高超的手法,展现了这一组画面的所有细节。那是一个圆形的场地,我看到伏羲和女娲就坐在圆型场地的一面,他们仔细的观看着圆形场地内的情景。而场地内,是一片肃杀的场面。那些小河伯都在这个场地中,他们在厮杀。不,与其说是厮杀,不如说是撕咬更贴切,因为他们都没有武器,所以只能使用自己那尖锐的指甲与锋利的牙齿。

场地里的河伯各式各样,有一些两两成对的撕咬着,互不相让,有一些几个围攻一个,还有一些应该是已经被杀死在地上,另一些河伯正在分食已死的河伯尸体,而在他们身后,还有其他的河伯向他们扑来。他们互相用指甲刺向对方的胸膛、肚子,互相用牙齿撕裂对方的肌肤,虽然整个雕刻都是统一的石头色,但那种血腥气却透过这种传神的雕刻透了出来,我感觉有些窒息。苏怡早已经忍不住,跑到一边吐去了。

文龙深呼吸了几口,看样子,他也在压抑自己的难受。然后说:“老爷子,不带这么玩的,这叫什么事?”

老爷子也是先深呼吸了几口,但明显老人的忍耐是有限的,他也终于忍受不住,吐了起来。这下好了,本来我就是强压着那种感觉,这回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,吴峰显然也是这种情况,除了文龙。看电视的时候,训练特种兵,他们都是要吃老鼠虫子什么的,现在看来,果然还是有点用处。

等大家都吐得七七八八了,我们才远离了这幅雕刻,在另一边坐下,喝口水,缓解一下刚才的那种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。

老爷子缓了口气,说:“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,刚才看到的,应该是一种选拔。”

我看着苏怡好像又有点反胃了,捂着嘴,但什么也没吐出来。文龙说:“老爷子,选拔?选拔什么?那分明就是一种斗技的状态,我感觉更像是古罗马斗技场那些奴隶们相互厮杀的感觉。”

老爷子点点头说:“对,就是那种感觉,他们制造了许多河伯,然后选拔出最强壮的那一个,就采用那种方法,最后一个留下来的,就是我们面前的这个雕像——河伯。”

“我的个乖乖。”吴峰这时也缓过点劲来,说,“也就是说,这个河伯是杀死和吃掉那么多自己,才最终成为了神?”

我发现苏怡的防线再次崩溃了,又跑到一边吐去了。连忙站起身跟了过去。看着她缓了半天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的样子,感觉苏怡要是永远都这个样子也挺好,至少显得女人很多,不像她踢无影脚时的彪悍。文龙这次负责起了照相的职责,因为对于我们几个来说,谁也不愿意再去看到那个雕刻。至少我感觉,我现在想起那个雕刻,反胃的感觉立即就涌上来。

章节目录

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