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敬我余生不悲欢

更新时间:2020-07-27 20:58:17

敬我余生不悲欢 已完结

敬我余生不悲欢

作者:烟朦胧主角:苏梨,蒋郁

苏梨爱蒋郁的十年,他让她知道了什么叫:舔狗不得好死。 后来,她真的不得好死了。 再后来,蒋郁笑着哭求苏梨:“梨梨,我把心给你,你把爱还我好不好?” 苏梨抚着五个月的孕肚摇摇头:“不行奥,我老公很霸道的。”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.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将睡梦中的苏梨惊醒。惊魂未定间,映入眼帘的一张扭曲俊脸将她吓了一跳。

“蒋郁?”看清来人的苏梨安心的吐了口气,惊喜之情溢满双眼:“你回来啦——啊!”

立在床畔的蒋郁突然掀开苏梨身上的被子,一言不发的抓住她的手腕就将她拽到地上。

一股浓烈刺鼻的酒味迎面而来,苏梨被熏得脑袋发昏。

“蒋郁你做什么?”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有什么话你好好说。”

苏梨从房间被拽到楼下,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次,小腿都给摔青了。

然而前头的蒋郁丝毫不顾,甚至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。

仅着睡裙,连鞋都没穿的苏梨被男人塞进了阿斯顿马丁one-11中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
昏暗之中,蒋郁漆黑的眸底划过一抹锋利,紧接着狠狠踩下油门。

银色的跑车如离弦的箭飞射而出,像不要命似的往前冲,码数直飙两百,一路闯了数个红灯。

副驾驶座上,苏梨脸色惨白,心脏提到了嗓子眼。她紧闭着双眼,双手死死的攥着安全带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“蒋郁,你别这样,把车停下来,我们好好聊。”

而回应她的是更快的车速。

不知多久,车子终于停下了。下了车,苏梨抱着肚子便弯腰痛苦的吐了起来。

“给我过来!”男人终于开口说了这个晚上唯一的一句话。

吐得泪眼朦胧的苏梨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就被他一路连拖带拽。

脚下刚刚稳住,头顶传来男人充满恨意的命令声。

“跪下。”

苏梨揉去眼中的泪水,环顾四周,这才发现蒋郁带她来的地方竟是墓园!

而她面前墓碑上的女人,是苏梨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安向暖,蒋郁心尖上的宠儿,初恋,白月光,占据他整个灵魂,人生的女人。

见苏梨站着不动,蒋郁出手推她。

“今天是暖暖五周年的忌日,难道你这个凶手不该跪着向她忏悔吗!?”

忌日,忏悔。

原来今天是安向暖的忌日,所以他才会突然发了疯。

苏梨的胸口一阵刺痛,在蒋郁杀人似的目光中节节后退:“我不跪!凭什么要我跪!蒋郁,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相信?安向暖不是我杀的,不是我!”她厌倦了一次次的解释!

男人一声沉沉冷笑,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,死死的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。

苏梨吃痛的惊呼,只看到那张她爱恋了十年的脸上写满了恨意,双眼猩红,犹如地狱来的恶鬼。

“你手上沾满了暖暖的血,刀上有你的指纹,不是你会是谁!”

苏梨吼道:“我不知道!”她怎么可能会知道?那一夜,她被安向暖的一条短信叫了出去,到了酒店却被迷晕了过去,等到她醒来时,安向暖死了。

“不知道?一句轻飘飘不知道就抹杀了你的罪行!?”蒋郁俊美的脸上青筋爆出,那狰狞的表情像是要吃了她。“苏梨,我真是低估了你的无耻!你嫉妒我跟暖暖相爱,你容不下她!”

男人从牙缝间挤出的话,字字诛心,苏梨只觉得心都快烂了,鲜血淋漓。

“是,我是嫉妒她!”愤怒让她不顾一切:“你跟安向暖才认识两个月就爱到非她不可,而我跟在你身后十年,你却从未看过我一眼!”

苏梨回想过去,瞬间觉得他试压在手腕上的痛不算什么,比起安向暖给她的痛,还远远不够。

“苏梨,你终于承认了!”

“我没承认!”苏梨说:“我是不喜欢安向暖,可并不代表我就想杀她!如果我要杀她,我会在她勾引我未婚夫之时,让你对她情根深种之前就杀了她!而不是等到你们相爱,在我成为蒋太太的前一夜才除掉她!”最后一句,苏梨是吼出来的。

没错,安向暖死在了她跟蒋郁新婚前夜,也因为她的死,她的婚礼没有了新郎,她苏梨成了云城第一个还未进门就成了弃妇的豪门千金。

所以她怎能不恨!?如今他还要她向安向暖下跪?休想!

“死不悔改!”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么一句,蒋郁一把扯下脖子里的领带。“你给我过来!”

苏梨不知道蒋郁想做什么,但他眼中的阴佞与狠劲让她直觉不安,于是她拼命的挣扎,却敌不过男人强大的力量,尤其一个被恨意冲昏了头脑的男人。

苏梨被拉到一颗柏树下,粗暴的大掌见她的双手反剪于树后,随即领带缠上了她的手腕。

意识到蒋郁在做什么,苏梨吓得面目惨白:“放开我!蒋郁你这个混蛋,你给我解开!”

蒋郁狠狠的打了个死结,回到苏梨面前,那两片菲薄性感的唇勾出一抹残忍狠厉的笑:“既然你不肯承认,那就在这待到你肯认罪为止!”说完,转身离开。

苏梨怔怔的望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,一层泪雾染上双眼。

“蒋郁,你不能放我一个人在这!”

“蒋郁,你回来,我害怕。”

“我真的没有杀她,为什么不相信我……”

然而任凭她喊破了喉咙,蒋郁也不曾回过头。

#

斜对面的墓碑上,容貌清秀温婉的女人笑得温柔。

然而只有苏梨知道,安向暖根本不像她外表那样乖巧良善。她口蜜腹剑,满肚子都是算计。

苏梨永远也忘不了那夜,在蒋郁二十三岁的生日宴上,蒋苏两家人将宣布她与蒋郁婚讯的消息。

谁知一身优雅宛若画报中走出的蒋郁却搂着安向暖出现在舞台上,当众宣布:“这是我的未婚妻,安向暖。”

那一瞬间,苏梨的世界崩塌了。

一个是她深爱了五年的未婚夫,一个是她真心对待,还说要帮她追求蒋郁的闺蜜,他们怎么就成了一对!

事后,苏梨气愤的质问安向暖,她却一改往日的温柔小意,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轻蔑的道:“你花了五年的功夫都没让他爱上你,而我只不过用了一个月他就对我死心塌地,苏梨,你也不过如此。”

苏梨气的全身发抖,那一刻她想拿刀子捅死安向暖那朵白莲花的心都有了,可最后还是败在了蒋郁那一句:“苏梨,你敢伤害暖暖,我绝不放过你!”

那夜,遭受失恋,背叛的苏梨喝得烂醉如泥。第二天醒来,蒋郁躺在她的身边。又因安向暖的尖叫控诉,他们被捉奸在床。

两家商量之后,苏梨与蒋郁的婚事被定下。一个月后,他们结婚前夜,安向暖死了,从此苏梨被冠上了‘杀人凶手’的名号。

而这一切,全拜安向暖所赐!

天空轰然一声巨响,瓢泼大雨从漆黑的夜空洒下。苏梨身上薄薄的丝绸面料根本抵挡不住强烈的雨势,不一会儿就冻得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。

咸咸的水,不知是泪还是雨不断灌入口中,苏梨笑着道:“安向暖,我认输……”一遍又一遍,直至眼前一片漆黑。

章节目录

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